由此将引发诸如大用户双边交易试点扩大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2-01 17:54    次浏览   

其次,价格改革将扩大相关产业市场需求空间。例如,资源品价格上涨将倒逼节能环保材料需求,阶梯价格制度引进将增加智能电表、智能燃气表等精确智能化计量设备的需求。

在推进改革的政策信号愈发明确及宏观经济形势配合的背景下,新一轮资源品价格改革箭在弦上。以近两年稳步启动的阶梯水价制度落实为先锋,电价、天然气价等有望相继依此机制启动改革进程。

深入推进资源品价格改革面临“天时”之利。一方面,“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已成为此轮深化经济体制改革核心理念之一。作为基础性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资源品定价对经济“调结构”作用重大。节能环保日渐深入人心也在进一步倒逼资源品市场化定价进程。另一方面,国内外通胀形势趋于平稳,这给资源品价格改革提供较为理想的窗口期。一般而言,水价、电价和天然气价等改革会对通胀造成上行压力,但煤价及油价由于新的定价机制均逐步与市场接轨,不会显著抬升通胀。

水价方面,一二线城市已开始相继引入阶梯水价制度,各地政策稳步落实,水资源稀缺性在价格上的反映已趋于合理。在天然气价方面,近年来不断出现的“气荒”现象凸显国内天然气资源贫乏。随着天然气资源大规模引进及其在现阶段能源替代战略中的重要地位,天然气价与国际市场及可替代能源比价接轨将是大势所趋。电价方面,停滞多年的电力体制改革有望重启,电网输配分离及独立核算定价将成为核心,由此将引发诸如大用户双边交易试点扩大,(下转a02版)以及发电侧竞价上网、售电侧由政府定价转为市场定价等一系列改革举措将成为中长期趋势。各领域资源税从价计征范围或进一步扩大,为价格改革进程增添动力。

北京市发展改革委日前公布居民水价调整听证方案。市场人士预期,此举意味着新一轮资源性产品价格改革将启动。在当前各领域均有条不紊地深化改革之际,资源品价格改革被认为是分配领域改革重头戏,被赋予诸多意义。

首先,价改过程伴生资源品价格上涨,这将使拥有资源的上游行业和公司直接受益。例如,各地推行阶梯水价已让过去一度游离在亏损边缘的供水公司逐渐打破“平均资产收益率不足10%”的行业魔咒,水价提升带来的污水处理费收取提高直接利好污水处理公司。

资源品价格改革推进会催生出一系列投资新机遇。

资源品是今年经济体制改革涉及的七大重点领域之一。从现状看,我国资源品价格改革明显滞后于国民经济整体的市场化进程。目前,我国绝大部分商品和服务价格已由市场决定,但资源品价格仍主要实行政府定价或政府指导价,未能充分反映资源稀缺程度及有限资源在代际之间的分配补偿机制。一组广被引用的数字是,我国人均淡水量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1/4左右,城镇居民水费支出仅占可支配收入的0.7%-0.8%,远低于1%-3%的国际平均水平。